实习医生Sam-[下]

玩的一手好套路的锤锤哈哈哈哈哈哈哈

青凉:

CP:ROOT*SHAW。




电梯:上篇中篇下篇




------------------------------


“可能吧。”Root竟然有些愉悦地耸了耸肩,难得地拿起叉子伸手插了一小块自己先前切的披萨举到了跟前,“我觉得大概不是一整年都待在那儿,也许中途会回来,然后再过去,反反复复的。”叉子在眼前玩儿似的转着,她却似乎一点没有要吃掉那小块披萨的意思。


“也挺麻烦的。”Shaw点了点头表示理解了对方的话,“听说——我听我们的主任说的,大概是他和你们主任讲枕边悄悄话的时候聊到了——听说你们八月底就走了?”


“九月底,推迟了。”对于Reese和Finch两位主任之间那微妙关系的看法,Root竟然在Shaw的口中听出了一丝八卦的味道,“小眼镜说是资金问题,不然交流项目早就送审了。”


“那我可能比你早些走,我是九月初。”吃完了盘子里的披萨,连汤也喝的一滴不剩,Shaw拿起柠檬水喝了口,“真是巧,我们俩这一整年都不在美国。”


“是啊。”Root握着叉子的手有气无力的落在了桌上,“各奔东西。”


各奔东西。


用这个词来形容她俩在的状态再合适不过了吧。


Root觉得有点儿累,她大概是再没有机会请Shaw吃一顿饭了——毕竟这一次都约了一个多月才碰到了两人都有空的日子。


“也许你能留在欧洲那边发展。”Shaw看了眼Root,然后将视线转移到了对方叉子上那最后一小块披萨上,“你还吃吗?”


“你想吃吗?”本来还在想如何应对对方话题的Root一下子来了别的主意,“我以为我吃得下。”


“别浪费食物。”Shaw挑了挑眉。


“哝。”并不是把披萨放进对方的盘子里或者把叉子递给对方,Root伸着手臂将这一小块披萨送到了Shaw的嘴边。


她的心里像有人在打着小鼓——她担心对方会哼哼一声满脸嫌弃不为所动,但又因为可能会出现的亲密喂食的举动而感到兴奋。


Sameen。


吃了它。


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这么呐喊着。


“你真是比婴儿吃的还少。”Shaw说罢就握住了Root拿着叉子的手,觉得稳当以后一口吃掉了最后那一小块披萨。


她吃了。


这种喂食自己喜欢的人的感觉,奇异的像是身体里的每个器官都放起了烟花,煦烂的像是世界末日前最后的欢愉。Shaw吃掉的大概根本不止是那一小块披萨——要是说Root的心之前就被Shaw掏空了,那么她这一口,真是将她最后仅剩的空壳也吃的一干二净。


还果真是Shaw的一贯作风。


“打扰了。冰淇淋布丁。都上齐了,两位慢用。”


舔了舔嘴唇压制住快要从身体里蹦出来的那些个想要尖叫的烟火,Root拿起甜点盘子边的小勺赶紧给自己挖了口冰淇淋冷静一下。


这冰爽。


她忍不住缩起了肩膀。


“你牙不行了吧。”Shaw看着Root奇怪的样子撇了撇嘴,也拿起勺子挖了一大块冰淇淋想要感受一下。“吃完你准备怎么走?摩托。”


“对啊。”Root捏着冰淇淋上小樱桃的蒂将它放入了嘴中,“我送你一程吧。”


“嗯……”Shaw犹豫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好。”


“你吃吧。”Root把冰淇淋推到了对方面前。


“怎么?”


“你说我牙不好啊,我不吃了。”她耸耸肩,手臂搭在桌上盯着对方。


“我不是那个意思……”从头吃到尾的Shaw现在突然有些不好意思了,她看着满桌的空盘,最后用小勺挖了一块布丁,“布丁不冰。”她把勺子递到Root的面前,示意对方接过勺子。


“那……”犹豫了一下,Root当然不会就这么接过勺子,她当然是低头直接含住了勺子,“嗯……”她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不错。”


“对了……”Shaw却连忙收回了手,大口大口的吃起冰淇淋,“那个……”


“什么?”Root饶有兴致的看着对方有些慌乱的样子——她在手术室都没这样慌张过。


“也许我们该在临走之前再聚一次。”几口就吃完了甜点,Shaw拾起纸巾擦了擦嘴。


“好啊,我同意。”这么好的建议她当然举四肢赞同。


“去个好一些的餐厅。”Shaw撸起手腕的袖子看了看表,“今天差不多了,我们走吧。”


“行,你定。”注意到Shaw一把拿起账单就去结账了,Root也只是整了整衣服从卡座里站了起来,她有些不愿意就这样结束了晚餐,故意慢悠悠的走到结账的柜台前,伸长手臂倚在了Shaw身旁的位置,“真难得你这么主动结账。”


“以前实习只有补贴拿,哪像你……”Shaw将手里的信用卡递给服务员,“你可是富家子弟,你请我吃饭是应该的。”


富家子弟?应该的?


这话说得让Root心里又是别扭又是高兴的。


“我可不是什么富家子弟。”她耸了耸肩。


“你姐姐可是那个Bering。”Shaw接过前台递回的信用卡直接塞进了裤子口袋,真是她的一贯作风,出门就只有要是现金银行卡和手机,一股脑儿往口袋塞,“而且你姐夫还是那个Wells,那、个、Wells!”


“呃……那是她的钱又不是我的。”Root有些无奈,还好自己是跟老妈姓了Groves,不然可能成天要被人“那个Bering,那个Wells”的问来问去。


不就是名人吗,有什么好问的。


“她俩可是设立了Bering与Wells医学研究基金会,每年有多少人为了拿奖金争破头你知不知道。”Shaw的语气听起来很平淡,但是似乎难得的透着一股崇拜的味道,“如果我们的膝盖研究项目能拿到奖金,那就根本不用找什么Martine了。”


“嗯……”Root撇了撇嘴,“这倒是个问题呢。”她倒是想要帮忙,可是她姐姐那边大概是不太可能吧,“可惜我姐姐一向铁面无私,我姐夫又是个妻管严,估计是难。”


“我也就是说说。”Shaw又看了一次表,“走吧,这都快九点了。”


“你有事儿?”Root注意到了,她虽然想要和对方多处一会儿,但她可不愿意因为自己耽误了Shaw的什么事情。她加快了步子推门出了餐馆,从口袋里翻出了摩托车的钥匙。


“呃,没什么事,明天要给那个增高男做术前检测。”Shaw双手插在上衣的口袋里耸了耸肩,“想回家做些运动,洗个澡,然后睡觉。”


“回家做些运动?”Root也不愿意——但她总是想到一些不太相关的东西。


“哦,有的时候比较忙没有时间去健身房,所以家里买了哑铃和弹力绳什么的简单的东西。”Shaw接过Root扔给她的头盔,“不然Maria会嘲笑我偷懒。”


Maria?


哦,那个康复科医生。


Shaw的医学院同学。


她们玩的这么好?


Root长腿一迈跨上了摩托,带上安全帽在帽子里翻了好几个大大的白眼——反正Shaw看不清。“坐上来。”她拍了拍身后的位置,安全头盔之下的她偷偷咬住了下唇。


坐上来,自己动。


她多想接上后面这半句。


哦天呐,她叹了口气,帽子里的玻璃上起了一大片雾——Shaw的那句“回家做运动”一下子把她带的回不来了。


“走吧。”


感受到摩托承重晃动了一下,Root感受到Shaw今天第二次紧贴自己臀部的温热的大腿内侧,她实在忍不住向后伸手搭在了对方的膝盖上,“你把腿张开,我得再往后些。”


Shaw听话的将双腿稍微打开了一些。


“来的时候就说了,抱紧我。”紧接着她双手又向后一阵乱摸抓住了Shaw的手,将对方的双手绕在了自己的小肚子上,“我可是会开的很快的哟。”


“你就……别太快。”Shaw的声音隔了两个安全帽传进Root的耳朵,“我可不想和你一块死在大马路上。”


“相信我,亲爱的,还不是时候。”


毕竟她和Shaw连吻都没接、爱都没做,她Samantha Groves——绰号Root,以自己的名字发誓,就算死也得先把这几项完成了才能死,对了,还得一起死。


那句古话叫什么来着。


比翼双飞?


对啊!


和心爱的人一块上天呗。


“抓紧了。”头盔之下的她莫名兴奋起来,“要出发了哦。”


 


其实到了最后,Root还是输给了自己,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她可以和Shaw调情,讲一些有的没的的荤段子,她也敢对Shaw动手动脚,做一些有的没的的流氓举动,但是她就是怎么也不敢说出那四个字。


她抱着头盔坐在摩托上,看着对方和自己挥了挥手之后转身向屋子走去。


苍天啊。


大地啊。


她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个什么。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犹豫。


不。


她知道——她怕Shaw拒绝她。


她低头看着Shaw刚刚带过的头盔,摸了摸上面乱七八糟的划痕叹了口气。


“对了,Sameen!”她朝Shaw的背影喊去。


“嗯?”刚把手伸进口袋找钥匙的Shaw马上回过了头,“什么事?”她转过身子向Root走了几步。


“呃……我……”Root挠了挠眉毛又挠了挠下巴,歪着脑袋耸了耸肩,“记着在我们走之前在吃一次饭。”


“哦……这个。”Shaw抬高了眉毛,双手插在衣兜里低头垫了垫脚尖,“对,好的。”


“这可是你说的,不可以反悔哦。”她也扬起了眉毛,努力挤出一个尽可能自然的微笑,“我们去个好一点餐厅。”


“当然。”Shaw朝Root点了点头。


Root也点了点头。


“那……”Shaw又往前走了一步,“还有什么事吗?”


“我觉得……没有了。”Root看了眼天空,恨不得此时头顶有架无人机坠落把自己砸死,“你早点休息吧。”


“嗯,你也是。”Shaw抿着嘴点着头,步子后退了几步,她转身朝屋子走去。


Root就这么看着Shaw,看着她在口袋里掏了好久才掏出钥匙。


唉。


重重的在心中叹了口气,她伸手转动摩托车的钥匙,车灯跟着闪烁了一下。


“等等,Root!”Shaw却回过头喊住了正准备带上头盔的她。


“嗯?”


“那个……”手里攒着钥匙,Shaw摊了摊手,“增高男的手术,我想我可能有些问题可能需要你的帮忙。”


“增高男?”


“如果你有空的话,现在。”她边说边打开了门,“我可以请你喝果汁。”


“当然。”


当然。


忍住笑意,Root马上就放下帽子,拔了钥匙,长腿一迈下了摩托欢快的往Shaw的方向走了过去——事实上,她心里已经蹦跶着快要飞了起来。


“挺温馨的嘛。”这是Root第一次进Shaw的家,她送她回家过好几次,却还从没有进来过。


“随便坐,我给你倒果汁。”Shaw指了指沙发,自己则转身进了厨房。


她坐进柔软的沙发中深深的吸了口气——还真是满满的Sameen Shaw的味道呢。


“抱歉,果汁好像喝完了。”Shaw从冰箱后面弹出一个脑袋,有些歉疚的看着坐在沙发上Root。


“没事的,有什么来什么吧。”声音愉悦的像是在医院抢到了一台十分罕见的手术,Root当然不会介意有没有果汁喝,能坐在Shaw的沙发上,对她来说就已经是比抢到手术、并且手术成功更令人开心的事了。


“好的。”Shaw很快就拿着两杯装有透明无色液体的杯子放在了桌上,另外又放了一盘放着切好的柠檬和几撮看上去像是盐的东西。“我去找下病历。”


盐。


柠檬。


龙舌兰。


深夜对饮。


刺激!


真是刺激。


她整了整自己的头发,然后双手放在了腿上,手指开始不自觉得嘀嗒嘀嗒的敲打着自己的膝盖。


呼。


她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


可这感觉比第一次登上手术台还要兴奋。


“靠。”Shaw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我好像忘记把病历带回来了。”


什么?忘记带了?


那怎么办?


Root看着靠在墙边的Shaw,感觉自己今晚愉快的学术研究要提前结束了。原本挺直的脊背也慢慢的弯了下来。


“不过至少让我们吧这点酒喝完。”Shaw说着坐到了Root身边的沙发上,她搓了搓手捏起一撮盐放在手背上,然后拿起了酒和柠檬。“来吧。”她催促身旁的高个子。


“既然如此,恭敬不如从命了。”Root抬了抬眉毛,她不确定Shaw想要做些什么,但是她当然知道,这从一开始就绝对不止探讨学术问题这么简单——不过她还是跟着Shaw照做了。


一撮盐。


一杯酒。


一片柠檬。


“嘶……”


“你觉得怎么样。”Shaw侧着身子盘腿坐在了沙发上。


“咳……我很久没喝酒了。”Root又拿起柠檬咬了一口。


“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Root被酒呛得脑袋有些空白,“酒?”


“嗯。”


“呃……”Root舔了舔嘴唇似乎想要尝尝残余的酒味好能给对方一个答复,“喝太快了没感觉出来。”但似乎并没有什么感觉。


“可是这是最后一点了。”Shaw深棕色的眉毛皱在了一起。


她看着Shaw,她看着Shaw也看着自己。


她刚才说自己不确定Shaw想要做些什么。


对,她现在更不确定了。


她看不清对方深色的瞳孔中那些闪烁的光芒是些什么。


她只是觉得——抛开科学依据——要是在这么继续对视下去,自己大概因为血流过于集中于脑袋而七窍流血吧。


“Root。”


“嗯?”


“你为什么不亲我。”


“嗯?”


“那么我要亲你了。”


接下来的一秒钟,Root就被Shaw强势的亲吻吻得差点倒在了沙发上。


不过……


“Sameen。”她推开Shaw,也借机喘口气,“我们可能会耽误你的晚间运动。”


“一点也不耽误。”她知道Shaw眼睛里闪烁的是什么了,“你知不知道,我可以硬举一百四十五磅。”


“唔……听起来很性感。”Root感觉自己一下子被对方从沙发上抱了起来,紧张的她马上用四肢圈紧了怀里的Shaw,她感觉自己心跳得很快,像是刀子划开她第一个病人的身体,失控的血液急涌而出的那一刻。


“也许还有一些其它运动,会让你感觉更性感。”


“当然,Sameen,我非常期待。”


这回换做Root低头咬住了Shaw的唇瓣。


柔软,湿热,带着淡淡的柠檬与一丝咸味。


如果这就是龙舌兰的味道。


那么。


Root决定了


她得再来几杯。


 




【完】







完结撒花!比哈特!


番外什么的,真的只能看情况了哈哈哈,最近沉迷于守望屁股无法自拔(doge


当然我会努力的(严肃脸


所以告诉我你的想法哦~;)



评论
热度 ( 251 )
  1. 二哥哥的小娇妻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

© 皇后娘娘的佛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