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水仙】The other World(4)

一纸戏文:

 


*原创


*AA水仙,配对Root x Turing


*预警:这是水仙,这是水仙,这是水仙。全文没有Shaw,Root和Turing相爱的小故事。


*感谢阅读


 


——————————


Turing有些局促的坐在车里,刚刚惊心动魄的一幕幕还在记忆里反转,车窗外飞快的略过的街景让她清楚的认识到她现在还在逃亡的路上。


坐得笔直的心理医生看着Root和开车的男人开了两句玩笑,然后从车前坐上拿过一个新的弹夹,纤长的手指迅速的取出空弹夹,再把新的塞进去。


然后她意识到自己的视线一直凝在旁边女人身上,从未挪开过,直到一抹沿着人手腕开始向下蔓延上白皙手背的红色刺痛了她的眼睛。


她受伤了!


这个意识仿佛在Turing脑中被不断的放大回响,让她不由自主开始苛责自己的不细心。(她是什么时候受伤的,自己都没注意到...)


 


当Root的手臂被小心的托起时,她还有些讶异,然后袖子被小心的挽上。Turing的手指有些微凉,擦过她的手臂后停留在了伤口上方。


一道很普通的子弹擦伤,不深,但血还没止住。


“开慢些,John,我还有些小礼物送给他们。”


歪了歪头看着Turing低垂着眼紧抿住唇在包里努力翻找着什么,受伤的人反而笑了起来,拍了拍她的手,挑高眉头有些得意的眨眨眼。


“Your turn, princess.”


Reese努力的让自己的视线从后视镜里挪开,将车速降了下来(他一点也不想看到这俩长得一模一样的调情,真是一点也不想)。


随着Root按下手里按钮的动作,顺势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宣告整件事的暂时终结。Turing被她的手压住脑袋,防止爆破影响到后车窗。


“We can drive u home, Doctor.”


 


Turing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身边女人得意的笑,视线依然锁在还在渗出血的伤口上,就像是一条红色的毒蛇攀附在那里,让她整个人都不舒服极了。


太阳翻出了鱼肚白,车驶上了她熟悉的道路,稳稳当当的停在那栋高级公寓的楼下。


(等她回家后,她应该给Root包扎伤口,等等,自己把医用箱放哪了?也许还可以给她做一些吃的。天,她的嘴唇看起来在发白,或许是因为失血,或许是因为一晚上没睡...可以让她睡床自己去沙发将就一晚。对,经过地下室那些硝烟灰尘她一定想洗个澡,幸好家里有新的毛巾,不过好像没有新的浴袍了...她跟自己看起来身形一样,自己的那件也才洗过,应该不会介意吧...)


Turing下车后自觉停下脚步等着Root跟上,她出神的想着,直到被人触碰到了脸颊才一愣抬头。


她的伤员微微勾着唇,自然地抹掉她脸颊的灰尘便转身要走。 


“Whereare you...”


手比自己的大脑反应要快——随着脱口而出的话语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紧接着才慌忙的把一半的话咽了下去,因为Root下意识反应而指过来的枪口往后退了一步,手却固执的没有松开。


“你……你要是没事的话要不要来我家…well…只是包扎伤口……for thanks you save me…”


“你会被捕的。”


Root收起了枪有些好笑的皱了皱鼻子贴近了她,极其愉快的看着心理医生微微蹙起的眉头,又因为这人的固执而挑高了眉。


“我不怕那些。”


她因为Turing的话眉头挑的更高了。


Turing短路的大脑重新恢复运转,她微垂着头,似乎这个邀请除了最普通的感谢还多了别的意味似得,她手忙脚乱的补充道


“至少,你手臂一直这样不行的……这不会占用你太久时间的。“


 


“当然,我有时间。”


Root的耳朵里一片寂静,北极光那边还不知道有什么反应,到目前位置都还没进入有关号码的威胁中。她原本打算离开Turing去查查那个Mr. Ordway,看现在的情况,或许赶在北极光找上门之前先把Turing藏起来是个好主意。


这么想着她与Reese对视了一眼向Turing点了点头,反手按在心理医生抓着自己的手上用手指若有若无的摩擦。


下一秒手心里的温度就被一下子抽离了,Root不明所以的眨了眨眼,看着她猛地抽回手的动作。


Turing意识到了自己过大的反应,显得更尴尬了,她连看都不敢看身边的人,赶忙往公寓门走去,一边轻声想要道歉


“我...“


半天却没有憋出一个完整的句子,反而是从脸颊到耳朵都发烫起来,只好默默敛声刷卡开了公寓的门抢着去按电梯。


“我第一次去别人家里呢,well,我是说被邀请的那种。”


她刚刚放松一些,马上就感觉到熟悉的温度靠了过来,就像是之前在酒店电梯里似得,但现在这让她安心之余好像还有些别的。


“……! ”


心理医生脸上的温度还没降下去,几乎吹在耳边的气息让她浑身又绷紧起来装作不经意地撤了一步躲开了故意前倾身子的女人,但这人轻飘飘的语句切让她耳根再次一热却不知道该回答些什么好。


幸运的是电梯刚好发出叮的一声停了下来,Turing连忙快步拉着正笑的像只偷腥的狐狸似的人进了电梯按下了自己公寓所在楼层的层数,想了想再一次郑重地道谢 


“今天真的非常感谢你。”


“我不擅长接受道谢。”


Root耸了耸肩,慢悠悠的跟着人身后,看着Turing拿出钥匙打开门。


 


熟悉的门锁,熟悉的开关,熟悉的房间摆设,一切属于自己的东西让Turing绷紧的神经舒缓下来,之前发生的一切都好像是梦一般,除了身后的女人。


她走进房间里,打开灯,蹬掉了高跟鞋随手解开头发,想起Root在办公室里的表现,主动拉开了所有的窗帘。


“要喝点什么?“


“水就好,如果是约会,酒也不错。”


晨曦的阳光落入了室内,显得温和而安全。她没有在意这位客人四处乱走的无礼行为,但那带着笑意的小颤音还是钻进了她的耳朵


“你这样看起来真像我。”


背过身去倒水的心理医生错过了Root因为她散下头发而微微吸气的动作,在不被人看到的地方因为那轻浮的口吻而瞪去一眼,轻声嘟囔着


“我认为是你更像我才对。”


 


Root笑了起来,她一边观察着井井有条的房间,工作区域和生活区域分的分开,整体来说充满着家的感觉,柔软的沙发,漂亮的墙纸,茶几上还放着一个花瓶,里头有几朵精心插放的小花。


“我是可以更像你。”


看起来工作狂也不是那么的死板。她拢了拢头发,顺手拿过柜子上的发绳把头发一点点盘上去,调整一个认真又真挚的表情看向拿着医用箱走回沙发的人。


Turing被她调皮的举动逗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即使抬手挡住嘴轻咳一声也无法掩饰眼睛里的笑意。


她摇了摇头想说什么,手上的医用箱却提醒了有要紧的事情,在心里埋怨了自己怎么那么疏忽,示意Root过来坐下


“啊,我真是的,差点忘了正事儿。”




——————————


我爱 @顾子时 ,水仙让我快乐。再次向赐予我文力的大头告白



评论
热度 ( 34 )
  1. 皇后娘娘的佛珠一纸戏文 转载了此文字
  2. tianshengqs一纸戏文 转载了此文字

© 皇后娘娘的佛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