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有互相养成哦~~~~~~~~~)第四章

有气无力的小猫:



第四章




1840年 美国 佐治亚


下午五点的阳光温暖而柔和,柔柔的照射在已经摆好餐桌的院子里。在树下闪耀着光斑的枯松枝间,野忍冬织成了一张猩红、桔红和玫瑰红的三色地毯。微风里掺和着新灌木和野花的淡淡清香,混合着烤肉香气,缓缓的飘过来。


Samantha Groves小姐作为庄园的主人,微笑着招待着来家里做客的邻居们。她穿着一件浅黄颜色镶着淡灰色边的长裙站在那,鲸须带把她本来就纤细的腰收的更细,仿佛不盈一握。


当最后一位客人也走进了庄园的大门,Samantha才有点疲乏的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她静静的看着已经有点昏暗的天,叹了一口气。


这里的人太好客,也太爱社交了。她暗自想着,谁能想到一个小庄园的女继承人能惹来这么多麻烦呢?


‘也许下次我该扮成个寡妇’,她开始算计着,这个时代的寡妇是最不被人注意到的对象。


走进舞厅的时候,她已经计划明天就走。


看到主人已经走进大厅,乐队立刻奏起舒缓的音乐,表示舞会马上开始。


“亲爱的Groves小姐,我能有荣幸请你跳第一支舞吗?”


“别理这个冒失鬼,Samantha小姐,你肯定愿意跟我一起跳吧~”


“你们这些没礼貌的人,难道Groves小姐会是壁花吗(舞会上没人邀请以至于只能一直干坐的女孩)?别这么粗鲁的围着她,让她自己挑选舞伴吧!当然,我是非常想和您——”


“她已经有舞伴了。”伴随着有些低沉的声音,Samantha的侧后方伸出一只手臂,看起来并不健壮却轻而易举的推开了所有围着Samantha的苍蝇。


Samantha没有立刻回头,而是像要再品尝一下这美好的瞬间一样。她闭上了有点湿润的眼睛,仔细咀嚼着已经冲到喉咙的那个名字。


“Sameen.........”


带着笑意的声音回答,“恩。”


然后一堆少爷们就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想追求的美丽的Groves小姐被一个穿着利索的黑西装的....额,少年?抢走了。


那一定是她的情人。


少爷们都在嫉妒的猜测着,要不为什么会拥抱那么久,还眼圈发红?


-----------------------------------------------------------


Shaw先松开了手,她摩挲着Root的脸颊,轻轻弹去了她眼角的晶莹,仔细端详着她的脸,“你长大了。”


Root一下没忍住笑出声来,她搂住Shaw的脖子,随着音乐轻轻扭动着,“怎么你一副老人的口吻?要知道我比你大上千岁呢。”


Shaw微笑不语。因为刚刚抱了幼小的你啊。柔嫩的小胳膊腿在脖子上残存的触感还那么清晰。


Root这时看到了Shaw脖子上的银链。她愣了一下,颤抖着把链子从白衬衫的领口轻轻拽出,露出了上面挂着的一枚小巧的戒指。


她们的定情信物。


Shaw再次伸手抹去了爱人眼角的泪水,“是我。”


这时开舞的音乐已经响起,照规矩主人Root需要开舞。


Shaw绅士的伸出一只手,“我能请你跳舞吗?Samantha小姐?”她学着刚才那几个少爷的口吻。Root把手放到她的胳膊上,“Absolutely.”


她转了转眼睛,又有点调皮的补上一句,“May be I should lead.”她看着比她矮一头的爱人。


“Oh,no way.”Shaw不容置疑的揽住了她的腰,顺手还狠狠的掐了一下。


Root吸了一口凉气,瞪了一眼爱人后,她轻捷地行了一个低低的屈膝礼,露出了一丝娇媚的微笑。


--------------------------------------------------------------------------


细纱布的裙子被随手扔在了地上,低领胸衣的钩子被打开,Shaw亲吻着爱人的耳后,手往下探去。


“这是什么?”她摸到了有点发硬的布料而不是熟悉的翘臀。


Root享受的仰着头,闻声睁眼看了看,笑了出来,“这是衬裙。”


Shaw一边不满的嘟囔着一边扯掉这些麻烦的衣饰,“我讨厌这个时代的衣服。”


“你几乎讨厌我所有时代的衣服,”Root低头咬住了爱人的红唇,伸手抽走了Shaw的领结解开了衬衫的扣子,“所以你总是一见到我就撕毁它们。”


Shaw哼了一声,突然把Root抱起来扔在了铺着漂亮亚麻布的餐桌上,顺手把上面精致的陶瓷盘子全都挥到了地上。


.........................


精疲力尽的Root躺在沙发上,几乎没力气合拢自己的双腿。Shaw从自己皱巴巴的西服口袋里掏出干净的手帕,为Root做了简单的清洁。


她看着旁边地上的一片狼藉,挠了挠下巴,“这间屋子有衣服可以换么?”


还有点恍惚的Root过了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神智,噗的笑了出来。


“有,”她指着屋子角落那个维多利亚风情的木柜,“我不会再重蹈上个世纪的覆辙了。”


Root看着爱人去找替换衣服的背影,眼神充满渴望。


“这次能多住几天吗?”她的声音依旧平稳柔和,可是尾音的颤抖泄露了她真正的心情。


“能。”温暖的臂膀搂住了她,吻了吻她的额头。


.........................................


舞会仍在进行,可是年轻的少爷们十分郁闷。他们想追求的对象在第一支舞后就失去了踪迹,而小憩间的门也被反锁了。


他们仍在期待高贵温婉的Samantha小姐会突然出现跟他们跳一支舞。


可惜,直到舞会结束,Samantha小姐也没再出现。


-------------------------------------------------------


2012年  纽约


Dr. Turing合上病例的本子,有点疲乏的按摩了一下眼眶周围有些酸楚的肌肉。离下一个病人进门只剩十分钟了。


突然空间开始波动,Turing有些惊讶的抬起头,看见办公室正中央的空间被撕裂了一个口子,一身黑衣的女人跳了出来。


“Sameen!”Root有些惊喜的站起身,准备饶过宽大的办公桌迎接许久不见的恋人。


可没等到她动作,黑衣的女人已经一个箭步冲上来,手一撑桌子直接跳了过来,狠狠的抱住了她。


Root有点愣神,她轻轻回抱住了有些颤抖的Shaw,拍了拍她的后背。


“Sameen?”她不解的歪了歪头,想看看爱人的脸。可是Shaw抱得太紧了,根本不肯松手。


“怎么了?受伤了吗?”


Root没有得到回答。


她也没有再问。


她只是也紧紧的抱住了Shaw,同时不去想自己逐渐变得一片温热湿意的肩头。


----------------------第四章  完---------------------



评论
热度 ( 173 )
  1. 羽咲绫乃深沉的一只猫 转载了此文字

© 皇后娘娘的佛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