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爱 (寡猎)

九醉鸢:

自认为甜文,你们怎么想我不知道。🙂






安静的早晨。莉娜以为她起的够早了,但没想到黑百合比她还早一步起床。等莉娜梳洗打扮后,她听见黑百合的招呼声。


 


“莉娜,过来,把早饭端去。”


 


那人身材高挑性感的伫立在厨房的另一端,腰上系着白色的围裙,那似在蓝与紫之间混合色调的深色长发也披散在身后,金色的双眸带着笑意看着她。


 


上帝,她美到令人窒息。


 


“抱歉,艾米丽。我原本想更早起一点。每次都麻烦你给我做菜。”


 


“哦,Chérie。如果你做的菜能吃的话。你别忘了,那场浪漫的烛光晚餐。”


 


面对黑百合玩笑似的嘲讽,莉娜尴尬的缩了缩颈子。她不会忘记那个夜晚,自己背着黑百合敲开医生家门时安吉拉那副见了鬼的表情,诊断结果,食物中毒。


 


她愣是把自己吃到送医疗室也没让莉娜碰一口桌上看似精美的料理。


 


“伤好点了吗?”


 


没有温度的手指,摩挲着莉娜头上明显的绷带,莉娜感到一阵刺痛,捂住头稍稍推开,眼前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莉娜,你还好吗?”


 


“哦,亲爱的,我没事!只是还是有点痛而已。”


 


黑百合像是松了一口气,柔和了眉目,微笑道:“那就好,你真是个幸运的女孩,你支援的那只小队除了你之外没有人活下来,你满身血回来时,安吉拉脸都吓白了。”


 


“真是遗憾,还好当时亲爱的你离的远,不然那恶心的子弹和自爆行动一定会伤害到你的。”


 


咀嚼着培根,莉娜依旧心有余悸。她实在太幸运了,从自杀式的恐怖袭击中活下来,她当时甚至觉得不可能再见到黑百合了。


 


“亲爱的,我们走吧。今天似乎没有任务,但还是要去报道。”


 


黑百合站起身来,套上了守望先锋的制服外套。她离开黑爪已经四年了,追寻自己的爱情和所爱之人在一起在此之前都只是奇迹,但它确实发生了。


 


外面已经是秋天了。空气逐渐发冷,莉娜搓了搓手掌,还是抹不去冰冷。


 


“亲爱的,你冷吗?”


 


“我对温度没什么感觉。”


 


道路上许多人对她投以一种奇怪的视线,莉娜不以为然,用力的搂住了黑百合的手臂。


 


“好好走路!”


 


“不嘛!他们都在看亲爱的,不想让他们看你。”


 


她难得的撒娇,黑百合眼里流露出一种莉娜看不懂的笑意。她抚摸着莉娜的头发,说道:“如你所愿,笨女孩。”


 


莉娜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以前黑百合可是二话不说直接拉开了距离,她不习惯在别人面前过于亲密。


 


守望先锋的气息又些不一样,死一般的寂静。


 


莉娜感到奇怪,她见温斯顿和法芮尔以及那位金发的医生在不远处商量着什么,眉头紧紧的皱的一块,看似十分苦恼。


 


“嘿,亲爱的,需要帮助吗?”


 


她们被吓了一大跳。用一种十分奇怪的眼神扫视了莉娜一遍。三人一同陷入了沉默之中。


 


“莉娜,你还好吗?”


 


“怎么了,大块头。”


 


“不、没什么……那个……”


 


那个身材魁梧的猩猩此刻扭捏无比,似有难言之隐。


 


安吉拉看不下去了,用胳膊肘捅了捅法芮尔的腰侧。法芮尔明白了她的意思,于是她接上去话题:“那个……莉娜,关于艾米丽的……”


 


“艾米丽?怎么了吗?”


 


“她……我的意思是……”


 


“艾米丽不就在那里吗?你有什么事情直接找她就好了。”


 


法芮尔一下愣住了,她看了看黑百合又看了看天使和温斯顿。三人的眼神沉下了几分。法芮尔像是在询问安吉拉的意见,安吉拉摇了摇头。


 


“抱歉,艾米丽,我没有注意。我想说的是莉娜头上的伤口要经常处理,还有维生素记得每天吃一片……”


 


安吉拉顺势将医疗物品放在莉娜手中


 


“谢谢你。齐格勒博士。”


 


安吉拉没回话,只是答应式的点了点头。


 


一如往常的日常,自己混在温斯顿的实验室,而黑百合前往训练用的射击场。她们在基地内部相处的时间往往没有在家里这么频繁,但也足够了。


 


“亲爱的!”


 


凭着直觉在休息室里找到了黑百合,那人淡淡看了她一眼,无声的表示着因不敲门而随意闯入的不满。


 


“抱歉,亲爱的。温斯顿发明了新玩意,那东西有趣极了,要一起去看看吗?”


 


“莉娜,快要中午了,先去吃饭吧。”


 


黑百合这么说着,站起身来。莉娜赞同的点了点头。


 


“亲爱的,我去买饭,你到大厅等我吧。”


 


“嗯,拜托了。”


 


食堂在大厅的东方,会经过武装存放室和安吉拉的医疗室。作为好友,莉娜打算顺便前往医疗室,看安吉拉需不要自己帮忙带一份。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安吉拉,我们应该告诉她的,这不公平!”


 


“法芮尔,莉娜早就知道了,这跟知不知道没有关系,莉娜现在什么模样你也看到了。”


 


“她已经失去判断事物最起码的能力,连精神……”


 


听到医疗室里传来的声音,莉娜我在门把的手停顿了几分,然后望向窗外。看到了被风飘落的树叶……


 


她不以为然的眨了眨眼睛,推门进入。然后她看到安吉拉和法芮尔一副被吓到了模样。安吉拉缓下神色,法芮尔站立一旁,她们欲言又止,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齐格勒博士,我要去帮艾米丽买饭,要带你们的份吗?顺路。”


 


安吉拉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丝悲哀的色彩。


 


“莉娜,你别这样……”


 


“我怎么了?”


 


莉娜感到莫名奇妙,这些日子里她们看到自己的表情都很奇怪,这让她感到非常不自在。


 


“……如果你们不需要的话,我先走了,艾米丽还在等我。”


 


“莉娜!”


 


安吉拉叫住了她。


 


莉娜回头,见医生像是下定了,她看着莉娜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


 


“莉娜。艾米丽,已经死了半年了!”


 


外面风似乎有些大,吹得窗户直直作响。莉娜感到头疼欲裂,心里最后的光明之地似乎成了玻璃,化作碎片与尘埃……


 


“齐格勒博士……你在说些什么啊,艾米丽在休息室,我刚刚才和她说话的!”


 


她像是狡辩一般,愤怒且大声的朝安吉拉嘶吼。


 


“莉娜,安吉拉说的没错。艾米丽确实已经死了,在半年前的那场自杀式恐怖活动中。”


 


“半年?不是上个星期吗?我头上的伤口还没有好!”


 


法芮尔不说话,上前一把扯下莉娜头上的绑带,露出无暇的皮肤,没有一丝伤痕。


 


“莉娜,那颗炸弹就落在你的旁边,但艾米丽冲了过来把你完全护在身下,你只是受了伤,但艾米丽承受了爆炸所有的威力……当场死亡。”


 


“你们骗我,早上你不是跟艾米丽对话吗?”


 


“莉娜,你的精神已经严重出现了问题,你认为艾米丽还活着,你忽略了事实,也欺骗了大脑,你的大脑开始模拟起艾米丽的模样。我们都没有见到你身旁的艾米丽,只是为了不刺激你所以才这么说的……”


 


“不可能!不可能!”


 


或许走廊风大,没关严的门被吹开了一条缝。莉娜转头,见艾米丽站在那,眼神平静的望着她。


 


莉娜松了一口气,像是看到救赎一般, 朝她走过去。


 


“艾米丽,今天是愚人节吗?齐格勒博士和法芮尔都在骗人呢……”


 


“莉娜,那里根本没有人,你清醒点!!”


 


忽略了身后的呼喊,莉娜握着她的手,有些冰冷,和空气是同样的温度。


 


“艾米丽……”


 


“莉娜,Chérie,你是该清醒了,安吉拉她们说的没错,我早已死去,所有的一切不过是你的幻想罢了。”


 


梦境彻底因为主角的承认而破碎。莉娜苦笑的摇了摇头,看了看安吉拉她们又看了看艾米丽。


 


“齐格勒博士,其实我早就知道了……从很久以前开始就一直知道。”


 


她该如何去遗忘,她最后温柔的眼睛,布满了血液的平静微笑。她巨大的爆炸声中失去的意识的时候,只感受到了身上爱人逐渐失去温度的冰冷……


 


因此,当自己再次看到艾米丽出现在自己面前,哪怕是虚幻,她依旧选择了接受。


 


她无意识的早起做饭,然后再躺回去。她无意识的把艾米丽的作战服放在包里,然后在带回去放入洗衣机。她总是让她的杯子粘上水渍,也总是让她拥着她的气息入睡。


 


梦境彻底破碎。等莉娜回过神的时候,艾米丽已经不见了,那只残留纯粹的空气……


 


她似乎回到了从前,乐观,勇敢,从不畏惧一切。朋友眼中的无奈也成了欣慰。


 


这样的时光过了好多年。


 


直到未来的某一个夜晚,红色的血液溅上了冰冷的墓碑,融合着名字的单词,然后缓缓沉入泥土……


 


“亲爱的,一切都结束了。我有听你的话,好好活着……”


 


“但我太累了,尽管知道你会生气。不介意我去陪陪你吧?”


 


“拒绝也没用,反正你包容了我太多的任性,我想你不介意在多包容一次。”


 


“亲爱的……我一直爱着你……


 


恍惚中,她听到曾经的那句嘲讽似的话语。


 


“真是个可爱的笨女孩。”


 


 


 


 

评论
热度 ( 58 )

© 皇后娘娘的佛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