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恋人

🐣🐣🐣🐣

游击队之歌:

Like A Dangerous Woman


作者:dogtit


原文链接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489809 


提示标签


后黑爪时期的黑百合诸事不顺,小姬佬莉娜脱线得仿佛量子力学典范,非常非常隐晦的76r如果你相信“老爹卖力大干一场的治愈力量”也能算CP暗示,译者表示我可能洗了一辆假车哪有什么跑车都是相声


故事梗概


“别担心,亲爱的,”莉娜还有最后一句嘴皮要耍,“救星来了。”


——或者——


必须有人好好调侃一下黑百合的性癖。(还有猎空的。)


 


“说来听听嘛。黑百合哈?”哈娜噼里啪啦敲着掌机,问道,“她是不是……全身都是蓝色?”


莉娜一下被啤酒呛住,满脸惊骇地瞪着桌对面的女孩。“天哪,哈娜,你今年十二岁吗?”


“首先,去你的。”哈娜两眼紧盯屏幕,头都不抬,“其次,如果她全身都是蓝色,那不就是说她那儿也——”


“喂!闭嘴吧,小屁孩!”莉娜抓起一根薯条丢向哈娜的脑袋。那油乎乎的东西落在女孩头发上,可她随手拈下就塞进了嘴里,让莉娜差点骂出声来。这孩子就这样,她心想。“我和艾米丽干了什么是我们的私事,与你无关。”


“真没劲。”哈娜嗤之以鼻,用拇指狠戳按键,“不说也行,我就当你点头了。”


“不许你对她胡思乱想。”莉娜气急败坏,“搞什么——为什么我们要聊这个?”


“这就是你和改过自新的敌人约会的后果。”哈娜一脸坏笑,通关后存档关机,啜了一大口汽水,“她真的改过自新了?”


“她……也不容易。”莉娜摸摸后颈,表示认可。她狼吞虎咽地扒完早餐,团起剩下的一小块汉堡闪到垃圾桶旁,很快又闪回来。一想起这位曾经的对手,莉娜就紧张得开始抖腿。“可她做得越来越好了!自从我们同意她养那些吓人的小爬虫,她确实变得友善了。或多或少吧。”


至少这是实话。当莉娜拿出那个装着狼蛛幼体(说是幼体个头却不小,浑身黑毛,一对毒牙足有莉娜两个指节长)的大箱子时,艾米丽甚至露出了一丝近似微笑的表情。她之前想尽办法把这玩意塞进笼子的时候差点气死,最后多亏法芮尔帮忙才搞定,她还在安吉拉面前哭了鼻子,但能看到艾米丽那若有若无的微笑,就抵得过一切褒奖。艾米丽慢慢会在花园里跟禅雅塔聊上几句,这可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


落在脸颊上的一记轻吻,加上一句腼腆的“Merci(谢谢)”,让莉娜开心了一整天。


“确实。”哈娜应着,撕开一包她最喜欢的虾片享用起来,“她床上功夫如何?”


“哦我的天,”莉娜不由反省自己作了什么孽才落到这个境地,“我才不跟你聊这个。别人不行。你更不行!”


“为什么?她很糟吗?”哈娜嘎吱嘎吱嚼着虾片,“还是你?”


“不是!不聊了!”莉娜双手捂起耳朵往椅背上一靠,响亮地咂了咂舌头,盖过哈娜的追问声。


说实话,她们俩在那方面确实……没什么进展,虽然不乏各种努力。从艾米丽摆脱黑爪控制随她一起回到直布罗陀,已经四个月过去了,她们做了许多尝试。非常多。莉娜一度很犹豫,不太确定是不是有些出格了,可艾米丽相当坚持。


直到她们真正想有所进展的时候,问题来了。莉娜的三任前女友都说她很棒,可那次她埋头苦干了二十分钟下巴都酸了,只得偃旗息鼓,艾米丽还是满脸歉意。


其实也不是缺乏激情。莉娜经常能感觉到抵在她掌心或者腿上的灼热和湿润。她第二个念头是,艾米丽可能是无性恋——性冲动和性吸引力不同步——但艾米丽曾经坦言,比起杀戮,她更渴望亲吻莉娜,这可以算是种恭维了。后来她也用行动证明了自己说的是真心话。


关键在于,艾米丽好像就是没法……登顶。她会动情湿身,也喜欢肌肤相亲,却始终不曾达到高/潮。莉娜已经暂停了多数亲热行为,思忖也许是安吉拉给艾米丽开的新药导致了这种情况。对于艾米丽至今仍在与之纠结的心理重构,他们无计可施,但对生理机能还是可以做些调整的。他们必须慎之又慎,不能操之过急,以免艾米丽的心脏承受不了,但她的体温已经开始缓步上升,在天气暖和的日子里,甚至身上的蓝色都会略微淡化。


“你装完鸵鸟没?”哈娜看着莉娜捂起耳朵,不客气地揶揄道,“亲,我七岁就会上网了,见过的古怪性癖恐怕比你还多。不过我不会再打听你的私事了。我本来只是想……增进一下团结,因为你游戏水平太菜了,一边倒把你切得落花流水也没什么意思。”莉娜感觉女孩轻轻踢了一下她的小腿,“总之,我想说的就是这个,嗯。莉娜,我很高兴她能让你开心,而且不再不停追杀你了。”


“哦,”莉娜十分感动,“谢了,亲爱的。我,呃,很感谢你的支持。只是……你下次增进团结的时候,别再提我女朋友下面如何,行吗?”


“懂了。”哈娜咧嘴笑着,伸出拳头跟莉娜碰了一下,小声嘀咕:“升级成功!”莉娜没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还是笑了笑。


猎空特工,基地对讲机里传来雅典娜的声音,请到楼上来听取任务简报。


“啊,糟糕!”莉娜跳下椅子,“我都忘了——见鬼。抱歉了,哈娜!等我回来再聊,好吗?”


*


为了保证战场行动的专业和安全,在莉娜与猎空之间划清界线是很有必要的。就像分清法芮尔与法老之鹰,安吉拉与天使,乃至艾米丽与黑百合。法芮尔热衷于各种冷笑话,法老之鹰则是架人型自走火箭筒。安吉拉会为大家冲泡咖啡,天使却是位冷静自持的医生,面对淋漓鲜血从不畏缩。


艾米丽沉默寡言,对蜘蛛有几分痴迷,喜欢长裤和黑色高领毛衣。而黑百合就算满身烟尘都掩不住迷人光彩,此刻衣衫半解,气喘连连,正跨坐在她腿上,以毫不羞耻的恣意骑着她三根手指。


好吧。看来界线不像原本应该的那么分明。可既然她的女人想要,猎空又怎么能拒绝呢?何况她们刚才差点就被手雷炸开花,躲进一个小角落才死里逃生,实在险到了极点。


何况黑百合在她颈侧喘息着舔舐那处肌肤,将每一次唇舌相触化为不顾一切的激吻。猎空的装置成了黑百合撕开那件夹克触到她胸脯的唯一阻碍,这真是糟糕透顶,因为再不给加速器周围透透气,她血管都要炸了。


 


堡垒说话也不管用了,后面大家网盘自取吧:http://pan.baidu.com/s/1qYGwHm0

评论
热度 ( 223 )

© 皇后娘娘的佛珠 | Powered by LOFTER